PPP研究

專訪李開孟:如何看待我國PPP發展現狀
發布日期:2018-12-12 信息來源:投融資指南 訪問次數: 字號:[ ]

12月1日,由國家發展改革委、中國銀保監會、聯合國歐洲經濟委員會(UNECE,以下簡稱歐經會)擔任指導單位,清華大學主辦、清華大學PPP研究中心承辦的第三屆中國PPP論壇在清華大學召開,中國國際工程咨詢有限公司研究中心主任、國家發展改革委PPP專家委員會委員、聯合國歐經會政府間PPP工作理事局副主席李開孟參加論壇,并作主旨發言。

前不久,李開孟出席了聯合國歐經會在日內瓦召開的PPP年度工作會議,并隨國家發改委投資司、法規司、西部司、外資司和國際合作司一行對波蘭、捷克等歐洲國家PPP發展情況進行考察。作為一名長期從事基礎設施研究的資深專家,如何看待我國PPP當前由熱變冷的變化,以及PPP實施過程中存在的問題?對民營企業參與PPP有什么樣的建議?

帶著這些問題,投融資指南對李開孟進行了專訪。

PPP咨詢能力亟待提升

問:在PPP實施的整個鏈條上,PPP項目咨詢是非常重要的一環,目前這類咨詢公司很多,專業水平良莠不齊,您作為工程咨詢領域非常資深的專家,如何看待當前PPP咨詢的現狀?又有哪些建議呢?

答:PPP模式的健康發展,離不開專業化的咨詢服務。目前無論是政府部門,還是社會資本方,普遍存在專業人才匱乏、運營能力不強等問題。我國PPP項目的大量推出,產生了巨大的咨詢需求。但咨詢服務市場尚不完善,存在能力不足、標準缺失、競爭不充分等問題,對PPP模式的健康發展未能起到應有的支撐作用。

這次論壇上我發言時也提到了,我認為當前我國PPP專業咨詢至少面臨著七大挑戰:一是大型綜合性工程咨詢機構對PPP專業咨詢的重視程度不夠。目前全國有51家綜合甲級工程咨詢機構,真正具有PPP甲級專項資信的單位只有23家,占比僅45%;二是PPP咨詢機構的工程專業實力不強;三是從事PPP咨詢的專業人員素質普遍有待提高,PPP綜合咨詢專業能力有待提升;四是目前缺乏PPP專業咨詢的業務指南、行業標準規范等,業務操作基本處于“盲人摸象”狀態;五是PPP專家庫及咨詢機構庫的建設混亂,相關機制沒有建立起來;六是PPP專業咨詢業務收費沒有依據,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突出;七是一些咨詢機構專業責任及獨立客觀公正的意識有待提升。

對于如何提升PPP專業咨詢能力,我建議要有十個方面的轉變:第一,將先決策后咨詢,轉變為先咨詢后決策;第二,把碎片式的咨詢轉變為系統性的咨詢;第三,從決策闖關咨詢轉變為全過程專業咨詢;第四,從簡單的模仿咨詢轉變為創造價值的咨詢;第五,靈機一動式的咨詢要轉變為專業理性的咨詢;第六,封閉性咨詢要轉變成參與性咨詢;第七,從政府背書咨詢轉向市場導向咨詢;第八,應該從中國特色咨詢轉變成國際慣例咨詢;第九,應從拼搶業務咨詢轉變為品牌維護咨詢;第十,從孤立奮戰轉變到專業聯盟建設,各個咨詢機構要進行良性競爭,同時要加強咨詢機構專業聯盟的建設工作。

問:2016年初,國家發改委與聯合國歐經會簽署了合作諒解備忘錄,雙方表示將在規范推動PPP模式應用方面加強交流合作,這是我國政府機構與聯合國有關機構首次簽署PPP領域合作協議,標志著我國推廣PPP模式進入了國際合作的新階段。據我所知,您也多次代表中國PPP專家參與聯合國歐經會的PPP相關工作。目前,這種合作取得了什么樣的進展?

答:聯合國的工作都是目標導向,各職能部門都要圍繞其特定時期的目標開展工作。2000年聯合國發布了千年發展目標,提出2000年到2015年的十五年工作目標。從2015年到2030年,他們又提出了2030議程,是在千年發展目標的基礎上的提升,提出了17個可持續發展目標和169個具體目標,2015年在美國開會時,這些目標在聯合國大會上予以通過,形成了全球未來發展導向的一個風向標,所以聯合國歐經會提出,能不能通過PPP的方式,來實現2030可持續發展目標,在這個思路的指導下,他們提出了新一代的PPP,即以人為先PPP,通過建立合作伙伴關系,包括公共部門、私營部門和各個機構相互合作,而非單打獨斗,充分發揮各自優勢來一起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。

17個持發目標中的第17個目標,強調要建立合作伙伴關系,剛好和PPP模式的要求相一致,于是他們認為要通過實施新一代PPP,來規范PPP項目運作,推動建立可持續的合作伙伴關系,為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做出貢獻,這里涉及很多具體做法,包括對不同國家的政策咨詢,政策對話,舉辦相關論壇,開發典型案例等,其中有一項是制定PPP國際標準,目前他們正在發動全球數百名專家,制定大約三十個左右的標準,目前比較成熟的有十來個,其它還在研究,其中有一個標準是由我牽頭制定的,就是聯合國歐經會城市軌道交通PPP 國際標準。這項工作我們一直在做,但因為平時工作比較忙,沒有投入太多精力去做,我們已經提交了第二版的文稿,計劃盡快再次提交修改稿,爭取2019年全部完成這項工作。

穩投資應該有新思路

問:今年以來,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持續放緩,其中基礎設施投資與去年相比下滑很多,現在政府一直在強調穩投資。在當前這種情況下,您如何看待穩投資?

答:這個下降幅度還是比較大的,我國原來經常講經濟增長由三駕馬車拉動,現在不太強調這個提法了,但客觀上投資還是拉動經濟增長最主要的引擎,尤其是基礎設施投資,一旦形成生產力了,就有了后勁。基礎設施投資大幅下降,就意味著未來GDP增長動力將受到很大的影響,所以提振投資顯得非常重要。在我們的觀念里,一提到穩投資,就是要穩基礎設施投資,但基礎設施也分經濟基礎設施和社會基礎設施兩種,經濟基礎設施主要是公路、鐵路、橋梁,交通,能源,電力,環保等,社會基礎設施是一些社會公共服務領域,包括學校、醫院、公共安全、社會保障等,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后,經濟基礎設施建的比重會下降,社會基礎設施會不斷增加,因為經濟發展了,人們生活條件好了,對社會服務的需求就越來越大。

所以現在談到穩投資,還是要對投資有更加明確的認識,應該加大社會基礎設施的建設。另外,穩投資也不能只一味加大基礎設施建設,應該提振產業投資,產業投資能創造GDP,能增加稅收,關乎民生,為廣大老百姓帶來福祉,而且基礎設施也是為產業發展服務的。最近我跟不少地方政府的人交流,他們就希望提升產業投資,所以現在也應該轉變過去的思維,將穩投資擴大到如何提升產業投資領域,包括發展第二產業和第三產業,所以穩投資應該是一個全口徑的理念。

還有一點,正常情況下,一個國家的PPP投資占整個基礎設施投資的比例不會超過10%,甚至不會超過5%, PPP只是眾多基礎設施建設模式中的一種,而不是普遍模式,國內現在過于看重這一模式。比如日本、波蘭等很多國家,這個比例不到1%。PPP的確是一個好的模式,這種模式讓公共部門和私營資本之間建立了一個合作伙伴關系,能夠發揮各自特長和優勢,對于推動基礎設施投融資體制改革能夠發揮促進作用。但是,認為只有PPP才能拯救基礎設施投資下滑的現狀,這就過分夸大了PPP的作用和地位。




?
丝瓜视频绿色破解版 - 丝瓜视频免费的视频 - 丝瓜视频免费污视频下载 - 丝瓜视频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