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PP研究

李開孟:多維度審視我國PPP咨詢業發展現狀
發布日期:2018-12-12 信息來源:開孟觀察 訪問次數: 字號:[ ]

為進一步推動PPP模式規范有序發展,探索中國PPP可持續發展之路,由國家發展改革委、中國銀保監會、聯合國歐洲經濟委員會擔任指導單位,清華大學主辦、清華大學PPP研究中心承辦,中國光大銀行、中國光大國際有限公司、中國高校PPP論壇協辦的第三屆中國PPP論壇于12月1日在清華大學隆重召開。

中國國際工程咨詢有限公司研究中心主任,中國技術經濟學會副理事長兼投融資分會理事長,國家發展改革委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(PPP)專家委員會委員,清華大學PPP研究中心專家委員會委員李開孟博士針對我國PPP專業咨詢面臨的挑戰與對策發表主旨演講。現將演講內容整理刊發如下。

全國具有10年以上執業年限的全國工程咨詢單位共3291家,占全國工程咨詢單位總數的比例為32.87%。全國成立10年及以下的工程咨詢單位共6720家,占全國工程咨詢單位總數的比例為67.13%。

在10011家工程咨詢單位中,共1381家單位擁有甲級資信,占比為13.8%。其地區分布情況如下。北京市擁有的甲級資信工程咨詢的為最多,明顯多于其他省市,說明北京市是全國有實力的工程咨詢機構聚集的地區。

4.我國咨詢工程師情況 

在中國投資在線審批監管平臺備案的咨詢工程師數量為80163人,分布在21個專業領域。各地區擁有咨詢工程師情況見下圖: 


在PPP專業咨詢方面,2014年以來,我國PPP咨詢迎來大規模發展的階段。除傳統的工程咨詢機構外,大量的會計師事務所、律師事務所及新成立的各類機構都在開展PPP咨詢業務,且沒有按照工程咨詢資質要求進行準入管理。

5.PPP專業咨詢情況 

中國PPP咨詢機構論壇成員單位共260家,其中理事單位64家。從事PPP咨詢的專業機構超過400家。中國工程咨詢協會評出的首批PPP甲級資信單位共104家,是我國PPP專業咨詢的代表性機構。

三、中國PPP咨詢可持續發展的對策措施

我認為,中國PPP專業咨詢的健康發展,關鍵是要做好十個方面的轉變。

1 .“先決策、后咨詢”轉變為“先咨詢、后決策”

咨詢的本意是為決策服務的。PPP咨詢的目的是為投資項目的科學決策提供依據。但是,很多項目是否應該上馬,實際上是在咨詢之前已由當地政府首長拍板確定。咨詢的作用僅限于論證當地首長的決策是英明的。這種情況下,“可批性”論證成為常態。所謂的“物有所值評價”、“財政承受能力論證”基本上都是可批性研究。這種做法失去了“專業咨詢”的本質屬性,咨詢本身失去其應有價值,必須將PPP咨詢回歸本源。

2. “碎片式咨詢”轉變為“系統性咨詢”

目前的PPP專業咨詢呈現碎片化狀態,分解為“PPP規劃咨詢”、“可研PPP專章”、“物有所值評價”、“財政承受能力論證”、“PPP法律咨詢”、“合同談判咨詢”等不同類型,與“可行性研究”分離。可行性研究又被分割為項目申請報告、資金申請報告、環境影響評價、節能評價、地震、地質災害、水土保持、通航影響、項目用地、項目用海、安全生產、壓覆礦藏、壓覆文物、消防安全、職業健康等20多項專業咨詢。由于缺乏系統性思維,難以對PPP項目的可行性進行科學把關。解決這個問題的核心,是政府職能必須轉變。

3. “審批闖關咨詢”轉變為“全過程專業咨詢”

目前PPP咨詢的核心任務是獲得政府的審批入庫,并能夠簽訂PPP合同。至于PPP合同能否落實,則很少關注。PPP咨詢重前期,輕運營的情況突出。難以適應加強事中、事后管理的要求。PPP項目的重要屬性就是在整個項目周期實現資源優化配置。全過程咨詢是PPP咨詢的核心屬性。今后尤其要加強PPP項目運營績效管理咨詢,解決當前PPP項目前期咨詢與全過程績效管理分割的問題。全過程咨詢可能會有多家咨詢機構參與,但必須有一家牽頭單位對全過程咨詢服務負總責。 

4. “簡單模仿咨詢”轉為“創造價值咨詢”

很多PPP咨詢報告照抄所謂的“模板”,搞工廠化流水線批量產生,而不是結合項目特點進行專業化咨詢論證,為項目實施“創造價值”。“簡單模仿咨詢”使得PPP咨詢流于形式,失去專業咨詢應有的專業價值,損害PPP咨詢的行業形象及社會地位,并使得真正專注于“創造價值”的專業咨詢的價值難以得到認可,“劣幣驅逐良幣”的現象比較普遍,對咨詢服務的價值創造造成很大危害。創造價值的專業咨詢,對咨詢專家提出更高要求,必須能夠切實解決項目業主的實際困難,為業主真正創造價值,咨詢收入與其所創造的價值掛鉤。 

5. “靈機一動咨詢”轉為“專業理性咨詢”

很多PPP咨詢服務停留在“專家拍腦袋”的階段。尤其是各種專家論證會、評估會,缺乏認真的事前準備,沒有摸清項目情況,隨意發表專家意見。部分專家論證會預設立場,專家難以做到獨立客觀,成為可批性闖關的工具。“專業理性”的咨詢論證反而得不到承認。PPP咨詢是一項專業性要求很高的咨詢服務,對咨詢專家的專業素質要求很高,必須系統性地提高專業素養。 

我國工程咨詢進入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,今后應逐步適應“用數據說話、用數據決策、用數據監管、用數據創新”,利用先進的計算機技術、數據庫技術、信息技術等科技手段,匯集各領域行業數據、經濟數據,變“專家經驗咨詢”為“數字化專業咨詢”。 

6.“封閉式咨詢”轉變為“參與式咨詢”

很多PPP咨詢活動由咨詢團隊封閉進行,基本模式就是撰寫各種可批性報告。以“可批性報告”的工作量衡量這些咨詢任務的價值。PPP咨詢關注公共服務的質量和效率,利益相關者分析及參與式咨詢是其本質內在特征。咨詢是一系列持續性的活動和過程,公眾參與及信息公開是其必然要求。咨詢成果需要接受公眾及各種利益相關者的評判和市場檢驗,而不是僅僅編寫讓政府部門認可的各種報告。

7. “政府背書咨詢”轉變為“市場導向咨詢”

目前中國的PPP專業咨詢,核心是關注“一方案兩論證”。政府的政策導向是:只有通過“一方案兩論證”的項目才能被貼上“PPP”的標簽。事實上,很多PPP項目并不應該進行“物有所值評價”和所謂“財政承受能力”論證。由于政府相關政策要求只有被貼上“PPP標簽”的項目,才能入庫,才能納入政府預算,才能獲得政府的背書,以便獲得銀行貸款支持等,這種做法實際上是以PPP改革的名義增加事實上的行政審批許可環節,與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目標相悖。政府背書型PPP咨詢,看政府的臉色,進行闖關性咨詢,對于真正專業性創造價值的PPP咨詢造成很大危害。

8.“中國特色咨詢”轉變為“國際慣例咨詢”

我國2014年以來掀起了大規模推廣應用PPP模式的高潮。我國政府有關部門在PPP制度設計和制定相關政策文件時,部分文件的制定熱衷于盲目引進新的術語和概念,但對其實質內涵不能進行恰當理解,或不能結合中國國情進行本土化創新,對我國PPP模式的健康發展造成重大危害。所謂的“物有所值評價”、“財政承受能力論證”、“可用性付費”、“可行性缺口補貼”、“政府購買服務”,都按照有關政策文件的要求進行了“中國特色”的處理。PPP模式本身起源于西方市場經濟國家,中國的PPP咨詢應該多講國際語言,與國際接軌,不要過分強調“中國特色”。

9.“承攬業務咨詢”轉變為“品牌維護咨詢”

從“業務經營”轉變為“品牌經營”,是企業發展的一般規律。PPP咨詢機構應更加重視品牌經營,而不是聚焦于“承攬業務”而放棄品牌建設。尤其是大型綜合性工程咨詢機構,要加強品牌建設,將服務質量、智庫建設、專家團隊、信息優勢、資質管理、咨詢理論方法標準研究作為品牌建設的重要支撐。要重視開展品牌經營,逐步實現PPP咨詢機構從業務經營到品牌經營的戰略轉型,發揮“品牌”在業務開發、行業帶動、兼并收購、戰略合作中的引領作用。

10.“孤立奮戰咨詢”轉變為“專業聯盟咨詢”

建立PPP咨詢機構的專業聯盟,加強行業網絡建設,加強行業自律、行業交流和能力建設,是國際社會的通行做法。中國國際工程咨詢公司牽頭成立的中國PPP咨詢機構論壇,在PPP專業咨詢行業網絡建設方面進行了有益探索,針對熱點問題多次召開研討會,分享知識和案例,受到業界的認可和好評。

中國PPP咨詢機構論壇將進一步推動加強行業聯系,尤其是推動與聯合國歐經會、世界PPP協會(WAPPP)等PPP專業網絡機構組織之間的聯系,推動中國PPP專業咨詢的可持續性健康發展,為中國PPP模式的正本清源、規范發展,邁向健康可持續的PPP做出我們應有的貢獻。

謝謝大家! 




?
丝瓜视频绿色破解版 - 丝瓜视频免费的视频 - 丝瓜视频免费污视频下载 - 丝瓜视频免费下载